首頁 > 漁樂資訊 > 釣友文苑 > 正文

漁人情感:誰動了老王的窩子

佚名   釣魚臺   2018-02-26 21:18:31

前言:

常言道:種瓜得瓜,種豆得豆。我們追求什么,就會得到什么!用什么方法得到,就會用什么方法失去!

老王經營十多年的店鋪生意交給兒子打理了,雖然剛過半百,也算提前退休過上了釣魚生活。買了越野車,添置了一系列釣魚工具,據說手竿都有近二十根,其中不乏“大娃、西馬路”等頂級名牌。這兩年,不論冬夏,時常水庫邊流連。偶有店鋪的老供貨商打電話喊他喝酒打牌,老王總是扯開喉嚨說:“沒求得檔次,我退休釣魚了,你娃見都沒見過的大魚。”

偶爾也親朋好友小聚,老王大呼小叫,分亨漁獲,也大侃漁事!諸如“跑了一條人這么大的魚”,“斷了8號線”,云云總總!

老王人高馬大,性如烈火,心地不壞。不通書理,時常顯得粗狂,甚至于顯得豪強。

某日,老王初釣三岔新民碼頭,憑多年經驗判斷,有一樺尖右側是絕佳釣位。釣位背風向陽,地勢平坦。和漁家樂老板了解,水下地形是層層梯田,水庫秋天滿水后,從一米到十幾米各種水層都有。更絕的是,齊樺尖,中間一條溝把樺尖分兩半,溝中常年溪流不斷。

天然絕佳釣位也,無論手竿,磯竿遠投,實屬絕佳。

可惜的是,這釣位上一直有一退休老大爺閑來駐釣。每逢春秋或者冬夏之好天氣,大爺都在樺尖上耍手桿作釣,簡單釣具,也常有不扉釣獲。即便不釣之日,釣位上也總是有一條破舊竹椅,外加一個鐵質桿插,算是這釣位已有人占領的意思!據說這位大爺是村上某某老鄉的長租房客,都有兩三年了。

老王打聽清楚了,有心要占那窩子。便叫漁家樂老板張三娃,“給你兩百快,你去找那大爺商量。我長租你兩間房,常駐釣魚。”張三娃拿錢辦事,開著機動船過去,停靠樺尖,上下自如。起初大爺勉強作釣,后來一日,見爛舊竹椅沒了,鐵絲地插也被踩扁了,大爺只好把窩子轉移到彎子深處去了。

老王得逞,大喜。添置了鋼架天幕,木桌竹椅,搭建了帳篷。水中也做了標竿,每天十斤玉米重窩,四根遠投,據守樺尖釣位。從此樺尖,警報不絕于耳,老王朋友三三兩兩,來來往往,不亦樂乎!即便偶爾有事不釣,也叫張三娃嚴防死守,每天喂玉米十斤。

前些天邂逅老王,老王郁悶了。見面就破口大罵,“買了個筆,把老子窩子占了……”然后也不說是誰占了。

我再三追問,說是漁家樂張三娃說房子要拆修,不能租給他了,退了房租,還賠了他簡單裝修的錢,也算好說好散。老王尋了周圍又沒有別的可租房農家,只好忍痛割愛,重新找釣點了。張老三嬉皮賴臉,也只好退租走人。只是留戀那窩子,出了好幾條30+大草魚,這夏天可是讓他在火南街道一帶,名楊四街的。老王真敢干,拎著大草魚游街似的吆喝左鄰右舍吃魚……

后來幾天,釣魚閑著沒事,老王開著越野車到處晃,又晃到新民。看那釣位煥然一新,燒烤架旁熱鬧非凡,炊煙裊裊,仿佛聞到了烤魚的香味。間歇,聽見警報聲響起,一伙人呼天喊地,打情罵俏,尤其是還有不少女生驚呼,“哎喲,好大的魚喲……”

老王轉身去找漁家樂張三娃,見漁家樂院子里堆了好些建材,大興土木。張三娃、張三嫂都不在,老王問小工,回答說:“我們是幫仁總裝修的”。

進一步打聽,原來是火南街道辦黑大爺的朋友,租了這兩間房,說是旁邊有個窩子出魚。小工說:“這不,我們正幫他裝修呢!”

說到這,老王鬼火冒,沫星飛濺,霸氣外露,罵娘不表。進而低聲到:“NND熊,火南街道黑大爺,那是管著自已店輔街面的,哎……”

后記:

在這個充斥著滿是功利和自私的社會背景中,無論是上學還是釣魚或是其他,人人不追求規則,不祟尚規則,反而落俗于潛規則,就如同老王。如果我們總是想著利用自己的權利或者金錢,滿足自己的那一點欲望,找一個沒有人打擾的窩子或者期望于偏安一隅,那么一定會得到像老王那樣的結果,這個圈子就不會有公平和秩序。

我記得有一句至理名言:沒有規則,何談方圓;就沒有程序公正,何來結果公平!文中之退休老大爺、老王、張三娃,甚至包括那位還在裝修的釣友“仁總”,以及我們更多的釣友兄弟們,面對如今的釣魚環境,不禁想問問:誰動了老王的窩子?又是誰動了我們的窩子?

贵州麻将怎么打的 快赢江苏11选5软件 上海时时乐计划软件 bg棋牌官网 河南快3开遗漏 云南快乐10分开奖数据 上海时时彩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广东快乐10分过滤软件 新疆时时彩技巧算法 华东15选5超长版 招财鞭炮连线游戏规则 泛亚电竞注册 澳洲幸运5总和大小单双计划 bbin新版本 一封多视讯app下载 内蒙古快三专家预测9月2日 江西快3玩法技巧